万方期刊网,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权威机构

  • 热门搜索: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万方期刊网 > 论文分类> 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研究综述

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研究综述

来源:万方期刊网  时间:2018-04-12 09:28:30  点击:

  暨南大学文学院 广东 广州 510632

  摘要: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是南宋著名史学家李心传所作。该书因叙事详备、引书繁博、考辨精审、秉笔直书,为世人所叹服。在此拟从《要录》作者、内容与编纂体例、研究现状以及特点与不足等方面予以综合阐述。若有不到之处,敬请指正。

  关键词:《要录》 李心传 综述

  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[1](以?#24405;?#31216;《要录》)是一部研究南宋高宗一朝史事的重要典籍。上接李焘的《续资治通鉴》,使北宋与南宋事得以承续,下与《建炎以来朝野杂记》相辅相成,堪称“姊妹篇”。无论是该书内容,还是撰写者的史学造诣和品质,都为人称道不已。

  一、《要录》作者

  《要录》一书,为南宋著名史学家李心传所著。李心传(公元1165-1243年),?#27835;?#20043;,亦字伯微,世人称其为“秀岩先生”,四川隆州井研人。李心传出身于经史世家,其曾祖父“望重乡评”“学擅一家”,祖父“沂家传而可想”,而他的父李舜臣更是博古通今,于乾道二年举进士,后曾“主宗正寺簿,以文名”。李心传十四、五岁时,得以窃窥玉蝶,获剽名人卿大夫之议论,再加之南渡以后,各类史书及相关记载的不完备与有失偏颇等,使他萌发了撰史之志。但此时的他仍以科考求仕途。直到庆元元年举试不第,才绝意不?#20174;?#20030;,闭户著书。?#31508;保?#23435;代朝野尤其是官方十分注重修史,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南宋史学的繁荣。

  深厚的家学渊源?#22836;?#23500;的史料以及个人所具备的卓越才识等,成就了李心传的撰史之路。既与李焘并称“二李”,又与其父及兄弟有“井研四李”之号。李心传所著成书有10余部,而今仅存《要录》《建炎以来朝野杂记》《旧闻证误》和《丙子易学编》。其中,《要录》成就最高,是其代表作。

  二、《要录》内容与编纂体例

  《要录》记载了高宗朝(公元1127-1162年)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思想文化和外交等方面的内容。从今存《要录》来看,全书可分为三部分:①建炎元年春正月至建炎元年四月底,即1-4卷,主讲北宋王朝的覆灭。而之所以将这部分内容置于此处,是李心传依《资治通鉴》及累朝《实录》岁中改元例,又窃取《春秋?#20998;?#20041;而为之[1];②建炎元年五月到绍兴三十二年六月丙子高宗禅位于孝宗,即5-200卷,是该书的核心部分;③从卷200绍兴三十二年六月丁丑至年底,属于《中兴圣政》的内容,可忽略不计。

  李心传用二百卷的篇幅、?#35805;?#20061;十多万字,完成了对高宗朝所有史事的记载,大到国家的政治制度与方针政策的制定,小至?#23435;?#30340;出处等,皆?#20381;?#20854;中。而这都得益于对编年体的使用。其以年号、年、?#38534;?#26085;为经,以?#24405;?#20026;纬,将多方面的事情并陈毕列,一目了然,繁而不杂。清孙原湘赞之曰:“?#29616;?#26446;巽岩之《长编》,用心尤过之。”

  三、《要录》研究现状

  《要录》一出,就因其保存了高宗朝?#21335;?#32454;史料而得到?#25345;谓准?#30340;高度重视,曾矎、许奕等皆奏请乞付国史院。但因卷帙浩繁,遂流传不广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陈?#27973;?#35758;《要录》原名,方才引起学界的关注。笔者检索知网所载以《要录》为题的期刊,共有二十余篇,其中有三篇硕士学位论文。综观专家学者的考究可知,关于《要录》的成书时间、原名、版本流传与引书取材等问题皆得?#20132;?#26412;解决,而相关的延展研究还可进一步挖掘。在此,笔者简要述之,。

  1.关于《要录》的基础研究

  《要录》“?#21152;謁文?#23447;庆元三年开始撰写,开禧元年秋冬之交成书。”[2]其引书取材共计500余种[1],并以“官方史书《高宗日历》构建主体框架,以私修史书《中兴小历》和中兴遗史作为完善这一框架的主要依傍,同时参阅了大量的官私史书、私家誌状、案牍奏报、百司题名等。”[1]其中,《要录》所引熊克《小历》,应当是今存《皇朝中?#24605;?#20107;本末》(百卷本)而非今本《中兴小历》(四十卷本)[3]。但因史籍记载有异,遂对其名有疑。以陈?#27973;?#21644;以梁太济为代表的两方在该书到底是《高宗?#23454;?#31995;年要录》还是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上争论不休,暂无定论,遂学界仍以《要录》称之。但“可基本确定的是李心传在奏进是书时所称为《高宗?#23454;?#31995;年要录》。”[1]今存《要录》是从《永乐大典》中辑录出来的,在其问世直至《四库全书》成书期间,有多个版本在流传。目前,?#31508;?013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胡坤点校本最优,其以文渊阁本为底本,并参校了文津阁本和广雅书?#30452;荊以?#32771;证史实的基础上,对注文详加区别并回改避忌及译名。但“仍算不上尽善尽美,如早期的钞本仍未利用。”

  2.关于《要录》的延展研究

  《要录》的编纂思想是由李心传的民族史观、民本思想和体裁思想?#28909;?#21512;而成,但因时代和个人思想的局限而不得不以“言事相兼,褒贬自现”的方式达到针砭时弊、警醒时人的目的。即便如此,李心传在对宗泽和岳飞这两位抗金大将个人?#24405;?#30340;记叙上,仍显?#22659;?#20102;强?#19994;?#29233;国主义情?#22330;N弈?#36825;二人因与高宗的利益和目标相背离,所以即使宗泽在整饬汴京、团结军队、反复乞回銮等行动中都表现出了赤胆忠心,仍旧无果 [4];而岳飞最终也以“莫须有”之罪名被迫害致死。另外,关于岳飞?#24405;?#30340;记载,杨笛从校勘学和目录学的角度剖析了《要录》《会编》和《挥尘录》这三部?#30452;?#20195;表官史、杂史和野史的著作的互补性和史料价值。而吴莉莉则以岳飞从军、治军及其与周边?#23435;?#30340;关系等方面入手,以期还原真实的岳飞,让我们更好地体会和?#22363;?ldquo;岳飞精神”。

  在本书中,还有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,那就是本属穷乡僻壤的潮汕地区却较多载述于《要录》?#28909;?#22269;性史籍中,究其原因,主要是因为政治中心南移、人才产出、与秦桧的关系以及边寇祸?#31227;?#21457;等,而这正好可以补正当地文献。总的来说,目前对《要录》的研究成果较多,只是过于集中,也未曾有专著出现,遂有待进一步挖掘。

  四、《要录》的特点与不足

  (一)《要录》的特点

  1.专著信史,秉笔直书

  李心传的好?#30740;?#22869;曾这样说道:“尝谓中兴一来,明君良臣,丰功盛烈,虽已见之实录等书,而南渡之初,一时私家记录,往往传闻失实,私意?#33402;妗?#22402;之方来,何所考信。于是纂辑科条,编年记载……名曰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。”据此可知,心传致力于写下一部“集众说之长,酌繁简之中”的信史,而事实亦是如此。如:《要录》卷一“宣和三年十二月壬子,拜太保、遂安庆源军节度使,进封康王。”注文曰:“?#24230;?#21382;》:‘四年正月,封康王。’《会要》及熊克《中兴小历》并云四年三?#36335;?#29579;,误也。盖三年冬进封,明年春乃出阁耳。今从汪藻所编?#23545;?#31526;庚辰以来诏旨》。”既对各种材料进行对比,辨别正误,也指出了正文说法的出处,令人信服。

  作为史家,李心传不妄言,不轻评,秉笔直书之。对于时人较为推崇、得朱熹为之作行状的张浚,李心传对其极力弹劾李纲之史实予以披露,亦直言张浚与汪伯彦、黄潜善之间的关系,如《要录》卷八:“俊素与宋齐愈厚,且潜善客也。”《要录》卷十九:“宰相张浚言,?#35760;?#24314;炎之初,擢预郎曹,实出宰相黄潜善,枢密汪伯彦之荐。”该句直指张浚当初极力攻击李纲之缘由,也间接地体现了李心传的正直。

  2.叙事详备,引书繁博

  在正文的叙事上,多采用总分结构,以“初”“先是”等引之,备述本末。如:录入李纲所上“十议”之内容;对宗泽的?#24405;?#20104;以详述,等等。而且它的引书数量十分惊人,仅“第一卷引用的国史、日历、实录、专著、奏状、墓志、诏旨等达63种之多。”保存了大量今已亡佚的史料,“如?#30563;?#22826;祖实录》、苗耀?#28193;?#40595;记》、钟邦直《旧账行程录》、陶悦《奉使录》、许采《陷燕记》、付雱《建炎通问录》、赵子砥《燕云录》、丁特起《孤?#35745;?#34880;录》等”。清人李?#35753;?#35780;其:“大?#32622;?#20107;皆博積众采,详覆日月,平心折衷。于高宗一朝之事,绳贯珠联”。

  3.史家自注,考辨精审

  史家自注,起于司马光的《通鉴?#23478;臁罰?#26446;心传仿之,为《要录》作了大量注语,甚至与正文的?#36136;?#30456;当。这不仅使得正文简洁明了、有?#31350;?#20381;,还坚持了“?#23578;?#32773;取之,可削者辩之,可疑者阙之”的取材原则,对进一步研究有所助益。另外,还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以往仅以补充史料为主的自注?#38382;劍?#26356;彰显了李心传深厚的史学功底。

  在注文中,李心传对史?#31995;?#36816;用和选择都是经过详细考订的,这样的例子在《要录》中随处可见,笔者在此略举一例述之。《要录》卷一“七年春,辽主禧略山后地,希尹遇之于归化州,以兵遮其归路,?#34255;?#22535;娄宿击而俘之”条下注:天祚被擒,指出《国史》、马扩《自叙》、汪藻《背盟录》、?#25506;d《北征纪实》?#23545;?#31526;诏旨》、童贯《贺表》和《亡辽录》等书皆误,所以都不取。由此可见李心传治史之严谨。值得注意的是,注文中不乏后人掺入者,通过对成书时间、语气、引书体例等所进?#26800;?#20998;析可知,其中?#23567;?#23435;史》等13本书非作者所注。

  (二)不足之处

  《要录》是南宋史坛上一颗耀眼的新星,值得学习和推崇。但因受时代和作者自身的局限,也有一定的不足。①编年体以时间为序,这在一定程度上有碍于叙事的连续性,譬如对岳飞事的记载就绵延多卷;②许多被秦氏父子歪曲的历史未作改正,限制了对历史原貌的复现。如:与其他史书相比,该书关于岳飞两次北伐的记载就存在一定的问题 。③李心传过分尊崇道学,甚至将其抬高到与国家?#21442;?#30456;系的程度。在《要录》中,则体现为服务于?#25345;?#32773;的利益,如“红光满室”“受命中兴”以及处处为尊者讳等。另外还记载了一些神奇?#20540;?#30340;事情。如记金主亮将在采石渡江前,曾?#26159;?#39569;渴西楚霸王祠。?#20998;?#19981;吉,亮怒,命烧祠庙等。对于这类荒诞之事,应弃之。

  总的来说,《要录》是一部研究南宋高宗一朝史事的重要典籍。其中所体现出来的李心传的史学底蕴与驾驭材?#31995;?#33021;力等都令人叹服。我们应择其优,摒其弊,并?#23454;?#25193;展研究范围,以期从《要录》中挖掘更多有价值的史料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李心传撰,胡坤点校,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[M].北京:中华书局,2013

  [2]孔学,?#19969;?#24314;炎以来系年要录〉著述时间考》[J].《河南大学学报(社科版)》,1996

  [3]温志?#21361;丁?#24314;炎以来系年要录〉引“熊克〈小历〉”及其相关问题》[J].《湖?#31995;?#19968;师范学院学报》,2013

  [4]沈冬梅,《宗泽及建炎初年?#38382;?#35770;──〈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〉读书劄记》[J].《隋唐辽宋金元史》,2012

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研究综述相关期刊:

?
新剑侠情缘贴吧
广东时时20选 买马近期开奖结果查询 东方6+1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31选7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网络捕鱼大赛 中彩娱乐app官方下载 2019六开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彩金捕鱼版下载 11选5任7共多少注